2013年8月26日星期一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 39


迷宫。克里特岛
MAZE, Let’s start from here。迷宫一样的未来,走着走着就来到转角,转一个弯会遇谁,下一个转角会是什么季节。

人生的迷宫起源于何时?宫不迷人,人自迷。

据说世界上最早的迷宫建在爱琴海的克里特岛(Crete)

在古希腊神话故事里有这样一个故事:克里特岛有一座可怕的迷宫,这座迷宫用来囚禁米诺斯(Minos)的儿子,半人半牛怪物米诺陶洛斯Minotaur)。

克里特岛(Crete)位于地中海北部,是希腊最大的岛屿,它是古希腊神话的发源地,过去是希腊文化、西洋文明的摇篮,现在则是有名的地中海度假地。是人类历史上与亚特兰蒂斯(Island of Atlas)庞贝古城( Pompeii )一样突然消失的文明,更是后来科学时代被现实证明的神话

众神之父宙斯(Zeus)把欧罗巴公主(Europa)拐骗到克里特岛。欧罗巴公主在那里生下了一个孩子米诺斯(Minos),长大后的米诺斯也跟母亲一样很喜欢公牛,并且还成了克里特岛的国王。后来在一次祭典上,他没有把海神波塞冬Poseidon从海里送来的一头矫健的白色公牛杀掉献祭,而是将那头牛豢养起来,因而得罪了海神波塞冬。(备注:“欧洲”的英语“Europe”之名由故事中的欧罗巴公主而来)

海神Poseidon认为Minos不服从他,于是就施展魔法让Minos的妻子帕西法厄Patroclus)爱上那头豢养的公牛。Patroclus后来生下了半人半牛的怪物米诺陶洛斯(Minotaur),这个半人半牛的怪物不吃其他食物,只吃人肉。国王为了遮丑,便请了一位来自雅典的著名建筑师心灵手巧的工匠代达罗斯(Daedalus负责设计修建了一座规模宏大、结构复杂的双斧宫殿,然后把这个半人半牛的怪物藏在了深宫之中。

古希腊神话中的迷宫早已经被人遗忘,1900年至1935年,英国考古学家亚瑟•埃文斯(Sir Arthur John Evans1851年— 1941)在神话线索的指引下,将这座迷宫挖掘了出来,在克里特岛发掘出克诺索斯王宫遗址(The Palace of Minos at Knossos),被誉为20世纪考古学最伟大的成就之一。他提出米诺斯文明(Minoan civilization)的概念,并证明了米诺斯文明是古希腊历史和爱琴文明的源头。在那巨大的废墟面前,人们不由得发出惊叹:在神话那荒诞不经的故事里,原来藏着人类远古生活的真实现象。

迷宫一样的未来,是我遇见迷宫,还是迷宫遇见了我。MAZE, Let’s start from hereI don’t care where we go. “人生迷宫”还是“迷宫人生”又有谁知道。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39)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38


蒙上眼睛。法律与正义

 

古希腊神话中,关于一场雅典娜的审判是西方“法”及“法庭”的起源。

俄瑞斯泰斯(orestes)的父亲被俄瑞斯泰斯的母亲谋害,俄瑞斯泰斯奉神谕用剑杀死了母亲,于是复仇女神指控俄瑞斯泰有罪。阿波罗神为俄瑞斯泰斯辩护。雅典娜智慧女神作为主审法官主持了这次审判。

在法庭上,orestes承认他杀了他的亲身母亲,复仇女神指控说orestes是有罪的。为俄瑞斯泰斯辩护的阿波罗神却说orestes是无罪的,因为他的母亲谋害了自己的丈夫,orestes只是奉神谕行事,他杀的不是母亲,所以无罪。法庭辩论结束后,雅典娜女神没有判定俄瑞斯泰斯有罪还是无罪,她让在座的法官们投出自己的一票。结果,认为有罪的和认为无罪的票数相等。最后,雅典娜智慧女神开始投出了她自己关键的一票了。

她说了一段话,她的话诠释了西方关于的意义。 她说:人不是万能的上帝,不能全知全识,所以人类制定的法律就会有时候出现悖论。俄瑞斯泰斯杀了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母亲,他违反了自然正义,他有罪。 但是俄瑞斯泰斯奉神谕处死了谋害丈夫的妻子,他维护了社会正义,所以他无罪。

自然正义社会正义在法律面前产生了悖论,俄瑞斯泰斯应该是有罪还是无罪? 雅典娜女神最后说了一句影响深远的话:悖论面前,要宽容。她宽容的是什么? 雅典娜智慧女神投出了俄瑞斯泰斯无罪一票。 宽容倒向了维护社会的正义和秩序。

引用这个神话中关于正义的定义:维护血缘亲情的是自然正义,是人与人之间的伦理关系, 忘掉血缘关系维护社会秩序正义的就是社会正义,就是社会的法律。 雅典娜的审判告诉我们:法要维护两种正义,但当这两种正义悖论时,要被维护的就是社会的正义和秩序。西方的法庭大多源于雅典娜的审判。

在人类社会中,有很多时候,法律和伦理是有冲突性的。法律表面是公正的,但是有时候会跟伦理发生冲突。

神话的意义永远是在传达一种伦理意义。虽然社会上有法律条文,但关键是法律条文所规定的状况是有限的,它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风俗伦理问题和道德问题。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38)
 

2013年6月5日星期三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37


                                            带我走带我走。无怨的青春

朋友在下午茶时间给我点了蛋糕,说是“带我走”,听到这个名字有点心悸;后来朋友为我庆祝生日也买了蛋糕,说是“提拉米苏”,才知道一直很喜欢的TIRAMISU 就是“带我走”。

Tiramisu在意大利原文里,“Tira”是“提、拉”的意思,“Mi”是“我”,“Su”是“往上”,合起来就是“拉我起来”的意思;也有另一种解释是“带我走”和“记住我”,吃了蛋糕,带走的不只是美味,还有爱和幸福。

想起席慕蓉的诗《无怨的青春》:

在年轻的时候,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请你,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他。
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若你们能始终温柔地相待,那么,所有的
时刻都将是一种无瑕的美丽。
若不得不分离,也要好好地说声再见,也要在心里存着感谢,感谢他给了你一
份记忆。
长大了以后,你才会知道,在蓦然回首的刹那,没有怨恨的青春才会了无遗憾
,如山冈上那轮静静的满月。

吃“带我走”,想起无怨的青春。什么人可以带我走?把我带走之后是一辈子的无怨无悔,又或者只是半生情缘。蛋糕的美味始终会过去,人生的美味却会留在记忆里。席慕容说:“若不得不分离,也要好好地说声再见,也要在心里存着感谢,感谢他给了你一份记忆。”

相携的手,忘不了青春的感动。让记忆带着我们走,走到天涯无尽头。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37)


朋友在下午茶时间给我点了蛋糕,说是“带我走”,听到这个名字有点心悸;后来朋友为我庆祝生日也买了蛋糕,说是“提拉米苏”,才知道一直很喜欢的TIRAMISU 就是“带我走”。

Tiramisu在意大利原文里,“Tira”是“提、拉”的意思,“Mi”是“我”,“Su”是“往上”,合起来就是“拉我起来”的意思;也有另一种解释是“带我走”和“记住我”,吃了蛋糕,带走的不只是美味,还有爱和幸福。

想起席慕蓉的诗《无怨的青春》:

 
在年轻的时候,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请你,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他。

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若你们能始终温柔地相待,那么,所有的

时刻都将是一种无瑕的美丽。

若不得不分离,也要好好地说声再见,也要在心里存着感谢,感谢他给了你一

份记忆。

长大了以后,你才会知道,在蓦然回首的刹那,没有怨恨的青春才会了无遗憾

,如山冈上那轮静静的满月。

 
吃“带我走”,想起无怨的青春。什么人可以带我走?把我带走之后是一辈子的无怨无悔,又或者只是半生情缘。蛋糕的美味始终会过去,人生的美味却会留在记忆里。席慕容说:“若不得不分离,也要好好地说声再见,也要在心里存着感谢,感谢他给了你一份记忆。”

 
相携的手,忘不了青春的感动。让记忆带着我们走,走到天涯无尽头。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37)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36


蝴蝶。梦

常常想写一点小文章来记述我的梦,可是天天睡觉,不一定天天有梦,有时一夜醒来,杂碎模糊,也记不清多少。

文学作品中跟梦扯上关系的极多,朋友常说我是个爱做梦的人,像我这样的人可能长期活在梦中,有一天梦醒的时候可能会是残酷的。说这些话的朋友,我能感受他们的关怀与忧心,但是我所坚持与执意的却并非他们所谓的梦。

梦想和梦其实是不一样的,梦想如果落实去努力就是理想,活一场为理想而努力的人生,是积极的,也是美丽的。

我爱做梦,我为文学而努力,因为文学所表达的是许多人的生命情态,也是许多人的梦。庄子多梦,也爱做梦。庄子的《齐物论》中就提到庄周做梦变成蝴蝶,在花丛中恣意地飞舞。当他忽然醒过来,确实了自己就是庄周的身份时,他开始感到很迷惑:到底是庄周变成蝴蝶?还是蝴蝶变成庄周?

有人说:“庄周梦为蝴蝶,庄周之幸也;蝴蝶梦为庄周,蝴蝶之不幸也。”其实这是不符合庄子所要传达的《齐物论》思想的。蝴蝶与庄周,熟幸熟不幸,是没有定论的。重要的是,万物都平等,是庄周还是蝴蝶,是梦还是醒,都只在一念之间而已。身为任何一物的时候且当珍惜,谁又知道谁是梦,谁是醒呢?

傍晚陪小悠在庭院里跳绳,忽然看见一只美丽的蝴蝶就安静地栖息在树叶上,拿出心爱的相机,在蝴蝶还没醒来之前收进快门里,然后告诉小悠也许我们本是蝴蝶,小悠和我都相视而笑了起来。小悠与蝴蝶,蝴蝶与小悠,都是幸福的,也都是天地万物的平等存在体。感恩生命的可贵,感谢我们都能做自己的梦。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每一个生命都美,都是独一无二的,只要努力活出自己。

                                                                                     (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36)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35


爱莲。教师节

说到莲,古往今来,最经典的文章莫过于《爱莲说》。仅119字的短文,周敦颐用了区区42字“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就把莲的伦理形象总结述尽。

记得第一次接触中国文言文是初中一,那时的华文老师就叫碧莲老师。老师要我们背诵和默写那篇文章,就这样,那一句“出淤泥而不染”从此牢牢地镶嵌在脑海里。至于要如何“出淤泥”而“不染尘”的修炼却是需要花一生才能体悟的道理,“慈心能容人,修福不染尘”。

中国文人画家除了“四君子”——梅兰菊竹,就爱莲。西方爱莲者印象派的莫内(Édouard Manet)为其一,甚少看见画家爱莲,一朵莲抵不过梵高(Vincent Willem van Gogh)的向日葵。莲的形象,在东方文化中透过各类绘画和文学,与人生接轨,成了道德的符号,并发展出许多“莲文化”。

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短短的42字,多少年来,一直牢牢住在记忆库里,每每经过莲花池,心中就忍不住要背诵一遍,然后想起要感谢的老师。

人的一生,很多时候是因为遇到一位好老师,生命从此发光。趁着教师节,为天下所有的老师献上最真诚的祝福。

老师,感谢您们。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35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34


圆。古难全

小悠喜欢画画,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在玩具画板上画各种形状,她知道要画出规则的形状需要借助一些工具,尤其是圆,最喜欢画的也是圆,可以在圆圆的圈子里随意加上各种表情的脸,表达各种心情。

圆形,因为没有棱角,所以不冲突我们常听到“圆融”,其实就是一个人饱经世事之后的一种成熟,是和谐的,是不易与人起冲突的,不冲动的,同时也是可以宽容别人缺点的。

然而世界上真有完美无缺的“圆”吗?真正的圆只在理念之中。

 从遥远的古代开始,人类就已经对神秘的圆形特别感兴趣了。为了计算出圆的周长和面积,人类想了很多办法,可惜的是,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是只能使用近似值“π”来计算。而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喜欢圆形的民族,喜欢把思念和期望寄托在圆形里。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很多人都能背诵这一句词,这首词出自北宋诗人苏轼的《水调歌头》。诗人寄予所有的人都能明白这个缺憾的道理,希望大家都能看到美好的地方,豁达地去看待不完美的人生。

月缺是常态,月圆是暂时。因暂时的难得而珍惜,也因常态的恒久而接纳,这才是平和完美的人生。圆与缘,人世间许多缘分都是说不清的,起点和终点也许都在圆周上,但是步伐进度不同,终不能相遇。有时候,转个方向,也可能会有恍然的发现。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婵娟是什么呢?婵娟就是月亮。与其说彩虹带来希望,不如说有月光就有盼望。圆是理想,圆是盼望,圆是不完美中的平和人生。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34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33

 
                                                       真理与少数。人民公敌

小悠的课本提到“白天有太阳,夜晚有月亮”,我忍不住告诉她说有一些地方在某个季节可以24小时看见太阳,其中一个就是挪威王国,我向往的美丽峡湾。

HENRY IBSEN一直是我很喜欢的挪威作家,也曾经发表过几篇跟他作品有关的论文,其中有一篇收录在《易卜生诗剧研究》里,题目是“爱的喜剧中的幸福伦理观”,201210月由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出版。喜欢的作品还有很多,包括《人民公敌》En folkefiende,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故事發生於挪威一個沿海小鎮,Dr.Stockmann是一名很受歡迎的醫生,他和任市長的哥哥共同負責發展小镇溫泉浴场计划,希望可以为小镇帶來旅客。但是经过仔细调查研究后,他发现海滨浴场已面临着被污染的危险,于是他便向市长哥哥递交了污染报告,要求停止使用该浴场。市长却因为事件会破坏小鎮的经济愿意公众公布事件和解决问题,还警告弟弟应该讓自己服從大部份人的想法。Dr.Stockmann拒絕並舉行市民大会说服市民支持关闭温泉浴场但市长出于个人私利和名声,千方百计地阻挠并恐吓弟弟,最后,由于市长的权势,再加上他纠集同伙合谋,致使医生原先的支持者纷纷改变主张,只有家人坚持和Dr.Stockmann站在同一立场。悲哀的是,Dr.Stckmann这样提出真理的医生还反倒受了全体市民的指责,被宣布为“人民公敌”,就连他的家庭也受到连累。

作为一名医生和市民,他坚持照顾人民的健康以及商业道德,Dr.Stckmann道出了真理,但是他始终被社会功利打败了,人民要的只是一个能为大家赚钱的海水浴场,每年夏天从大批的游客身上牟利。


挪威剧作家HENRY IBSEN借他的人物Dr.Stockmann之口道出了一条已被历史上许多事实所证明的真理,即真理往往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尤其当大多数人还被表面的现象所蒙蔽时,只有少数具有洞察力的智者才能透过这表面的现象而看出真理。我们的民主社会提出“少数服从多数”,而挪威作家易卜生却借用文学提供我们更深的思考,真理与少数。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33

 

2013年5月7日星期二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32


车票之旅。雪国空镜

小悠玩桌游“车票之旅”,从爱丁堡到君士坦丁堡,从里斯本到莫斯科,建铁路,跨海峡,欧洲之旅全在平面上。我用这样的方式来让小悠认识欧洲地形,让小悠装上想象和翅膀,然后也跟我一样爱上火车。

在我认为,坐火车行过大地,跟坐飞机掠过山川,是完全不同的感受,也有不同的旅行意义。

这几年在中国坐火车的经验比起从前多了许多,尤其喜欢坐卧铺夜车。躺在摇晃的狭窄卧榻上,在似睡非醒之间,只有耳边不断传来节奏统一的晃荡。窗外从白日到黄昏到黑夜,偶尔停在某个小站,身边又会换了另一个陌生的旅客。这些稍纵即逝的月台,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再经过,不会再回去了,这点,与人生中许多生命的驿站相同,有的人事地物也是一去不复返的。火车,常常载我逃离熟悉定居的城市,然后,在时针与分针的数次错身交替后又回到置身的城市。

车窗外,倒退的风景,那些房舍、村路、桥梁、溪流、塔楼,那些一瞥而逝的身影,恍如生命光影般总唤起遗忘的一些图像与记忆,以为看见的是窗外,其实却是内心画面。

连接铁轨的驿站,串联起来,就是人生。每次坐在车箱里,总会不其然地想起川端康成的《雪国》,还有一直很喜欢的松隆子(Matsu Takako),那首“空镜”MV就是她坐在车厢里拍的。川端康成是日本著名作家, 1968年获诺贝尔文学奖,1972416日在工作室自杀身亡《雪国》写的是一位叫岛村的舞蹈艺术研究者,前后三次前往一个北国的山村,与当地一位叫驹子的艺妓及另一位萍水相逢的少女叶子之间的爱情纠葛。

穿过县境上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夜空下,大地一片莹白,火车在信号所前停下来。这是作者简洁的开章句子。火车,其实就是一个文学意象,书中的男主角岛村,他坐了一夜的火车,终于抵达了这个静寂寒冷的雪乡。故事就在这里展开与结束。当然,《雪国》的主题不是铁轨,而是过程。

人生也像车票之旅,过程中的人事物也许就只是擦肩一次,交汇一次。思念,就留在长长的记忆里。

我想,小悠也会和我一样喜欢火车之旅,珍惜每一个过程,火车悠悠,景物悠悠。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32

                                                              


2013年4月8日星期一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31


丧礼。永恒

很长时间没出席丧礼了,没参加丧礼是好事,表示身边没什么人永远离开。离开和分开不同,就像告别和再见不同。丧礼,是永恒分开的告别仪式,今生相聚的完结篇。

参加了一场没有眼泪的丧礼,天主教仪式,朋友的父亲。走进灵堂的时候,慈祥的照片就挂在墙上,慈祥的脸庞被花朵围着,当时我想,跟伯父算是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见面,竟在这样的场合,在祝颂圣歌声中问好与告别。我坐在祝颂家属当中,手上拿着悼亡者颂歌手册,跟着祝念唱圣歌,心中无限祥和与平静。

佛教把人生的结束称为“往生”,基督教和天主教则把人生的结束称为“永生”,所以亲属离开是通往永生的道路,死即是生,不用眼泪送别,只能颂歌祝福。

宗教信仰,其实是人类寻求理解世界的方式之一。歌德(Joharln Wolfgang von Goethe)说:“我们做科学研究时是泛神论者;我们作诗时是多神论者;我们讲求道德时则是一神论者。”而小说家司汤达(Marie-Henri Beyle)说:“上帝存在的唯一理由,即是他并不存在。”

穆斯林认为,真主无需对他创造的芸芸众生做出任何解释,万事万物都由真主以自己神秘的理由预先决定了。任何降临于你的善,都是来自真主;任何降临你的恶则源于你自身。

而印度教和佛教避开了罪恶起源与无辜受难的问题。他们相信灵魂转世的副产品。任何人在前世所有的行为,将决定其后世命运的力量。每个人都要对自己今世的祸福荣辱担负一定的责任,同时又肯定宿命论,给人类改变命运的努力留下了极小的余地。

生命的真相是什么呢?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我们既不能把它与我们以前的生活相比较,也无法使其完美之后再来度过。我们无法用眼睛去看到真相,当我们企图用肉眼去看待事物或力图依赖感觉去理解它们的时候,灵魂可能就会受到蒙蔽。

文学是帮助你寻找生活中另外一部分真相,不是满足你身体实际需要的那一部分,而是满足心灵的那一部分。

天空很蓝,但蓝天背后是什么呢?好的文学就是帮你去探索蓝天背后的真相。

丧礼回来的那个午后,一个人下午茶,芝士肉松面包和黑糖姜冰茶,也把最初和最后的小信封留影,永恒与盼望。我打开一直跟在身边的随笔书,重温印刷在页面的字句:The world is always changing. Nothing stays the same, but loves will stand the test of time.

 永恒的爱。唯有爱,才是一切的真相。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31



2013年4月4日星期四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30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文学 。政治

晨醒铃声响,收到一位长辈的来电问候,尊敬的长辈近日为我国大选活动而奔波,忙碌之余却不忘问候关心我的文学之路,不忘祝福我的努力,感念之余,我遂思考着文学与政治的关系。

从小我们便开始背诵“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关心,是我们的责任,但是关心的方法却不只一种。

我的文学,我的路。我思考着文学跟政治的关系是我的责任。


文学跟政治有什么样的关系?

政治是现实的一部分,而文学历来都在搜寻现实,因此,文学将不可能忽视或排斥政治。

政治家需要用文学的语言来阐释治国抱负,而文学家的写作语言也会轻易患上政治病。文学的任务之一是参与政治,政治的任务之一是推动文学。“文学与政治”看来是个经久不衰的讨论题目。

政治家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且想获得自己知道的东西,而文学家想知道自己还不知道的东西。

德国作家Günter Wilhelm Grass说:“文学遵循美学规律,而政治遵循权力法则,尽管如此,作家的道德是美学方面的,政治家的道德在于权力的行使。”

还有人说政治信仰理性,理性有启蒙作用,一旦理性发挥启蒙作用,文学和政治就会相遇;当然,政治努力想使人相信,而文学则通过怀疑来启蒙。

我想我不懂政治。如是我闻,如是我悠,我只知道我们由于政治妥协而生存,妥协则毁坏文学。政治需要议会的监督,而文学首先要对自己负责。

请容许我为难而笨拙地思考政治与文学的关系,尽管这些论点我自己也可能反驳。

喝咖啡,听听音乐读一首诗;喝咖啡,聊聊新闻谈政治。

文学与政治,剪不断,理还乱。春天到,不如探花去。清明时节,凭悼前人扫墓去。思古幽情,圣人在文学里,我借文学探访心灵的春天。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30

 

 

2013年3月26日星期二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29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石头。红楼
喜欢石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小时候的青梅竹马之中就有一个男孩外号叫“石头”。也不知道喜欢《红楼梦》是不是跟喜欢石头有关系,那一年,我18岁,去台湾留学,而石头却远洋航海去了。

 朋友送来一方印章,上面刻了我的“悠”字,暖意从手心传到心田,仿佛朋友一夜的用心都倾注在手中的玉石里了,感动万分之余,不得不令我想起《石头记》,想起黛玉的泪。黛玉为什么总喜欢流泪,因为黛玉原是那灵河岸上三生石畔的“绛珠仙草”,曾经受了赤霞宫神瑛侍者的雨露之惠,为酬报灌溉之德,决定把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宝玉就是下凡之后的神瑛侍者,黛玉总是为他无端掉泪,黛玉就是那株仙草。每每读到这一段就觉得特别迷人,原来爱哭的女孩是因为还泪。想想自己一生为谁流泪最多,大概那就是命中注定的还泪,这样想,人世中的许多不解与纳闷都可以有个心宽的答案。

《石头记》就是《红楼梦》的前八十回,从清代乾隆年间就有很多手抄本流传,曹雪芹只写到八十回,出版商程伟元和高鹗补了四十回,完成现在的《红楼梦》。

贾宝玉生下来时身上配有一块玉,据说那玉是女娲补天时多出来的一块仙石,“无才补天,幻形入世”,这石头把他的所见所闻全都记在了自己身上,所以取名为“石头记”。宝玉和黛玉仿佛是连体婴,一生是分不开的。是什么将他们连在一起了呢,是泪,黛玉的泪。

每次翻开红楼梦,最喜欢的部分是前面五回,这五回足以让我读一生,因为所有的因缘,所有的故事线都已经在这前五回里预先布局了。尤爱第一回,女娲补天木石前盟两个神话是整部小说的楔子,为塑造贾宝玉的性格和描写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故事,染上了浪漫色彩。

正因为有这段姻缘,黛玉初见宝玉时才有好生奇怪,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的感觉;贾宝玉也觉得这个林妹妹我曾见过的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  

 亲爱的男孩们,如果你遇见爱哭的女孩,记得要好好疼惜她,因为她是为还泪而来。

 捧着手中的“悠”石,仿佛昨日,久别重逢,黛玉还泪,悠还文,谢谢你。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29

 

2013年3月22日星期五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28


                                                      文学。钥匙

整理抽屉的时候,随手一摸,竟摸到了那一串钥匙。蓝色的趴趴熊钥匙圈,套住的是那七扇门的钥匙,思绪就此飘忽,想起我曾经居住过的房子,面海靠山的阳台房子,小悠才一岁。

 
橘红色的墙壁,还有夜间因为近山而常来作客的萤火虫和红色甲虫,是生活中的大自然之友。如今,房子还在那里,却已经不再属于我的,只留下这一串钥匙。

 
开门,关门。开灯,关灯。那一些日子,我就在那一栋房子里重复着这几个动作。手里握住一串钥匙,生活的脚步就在那开关之间摆荡与启航。在门与灯,灯与墙的交替进行曲中,不断重复着生活节奏曲,然而紧闭的也许是一颗小小的心扉。

 
有许多人说拥有多少支钥匙就表示你有多少财物,钥匙能打开的是门,是墙,是灯,却未必能打开心扉。

 
整理抽屉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还留着那房子的钥匙,思虑着是否就此把这串钥匙丢掉,最后决定把它收藏在镜头里,于是我拿出我的新玩具按下快门。在放大镜头底下,我看见熟悉的字体MASTER ROOM3RD ROOM,主人房与书房。为什么要特别为这两间房做上标记呢,那是因为当年离开的时候,我把最重要的回忆都锁在这里了。遗憾的是,经年累月,竟是从来没有回去过。许多身外之物,时间久了,就会渐渐觉得它们并不那么重要。

 
7支小钥匙,能打开七扇门,心门的钥匙要用什么来打开呢?于是我想起我的“文学情结”。文学也能打开门,虽然是无用之用,打开的却是心门。因为,在文学的世界里,在阅读的过程中,你也许会在某个情节里遇见熟悉的人,也可能会跟自己的生命过程擦出火花,文学可能打开的不只是一个人的心扉,它能守候的也不只是一扇门。

 
游走在世界文学中,在徘徊与驻足之间,在深情与凝神之间,文学与我的生命,莞尔相对。在文学的世界里,我学到了最珍贵的宽容。对生命和生活的宽容。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