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6日星期二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29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石头。红楼
喜欢石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小时候的青梅竹马之中就有一个男孩外号叫“石头”。也不知道喜欢《红楼梦》是不是跟喜欢石头有关系,那一年,我18岁,去台湾留学,而石头却远洋航海去了。

 朋友送来一方印章,上面刻了我的“悠”字,暖意从手心传到心田,仿佛朋友一夜的用心都倾注在手中的玉石里了,感动万分之余,不得不令我想起《石头记》,想起黛玉的泪。黛玉为什么总喜欢流泪,因为黛玉原是那灵河岸上三生石畔的“绛珠仙草”,曾经受了赤霞宫神瑛侍者的雨露之惠,为酬报灌溉之德,决定把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宝玉就是下凡之后的神瑛侍者,黛玉总是为他无端掉泪,黛玉就是那株仙草。每每读到这一段就觉得特别迷人,原来爱哭的女孩是因为还泪。想想自己一生为谁流泪最多,大概那就是命中注定的还泪,这样想,人世中的许多不解与纳闷都可以有个心宽的答案。

《石头记》就是《红楼梦》的前八十回,从清代乾隆年间就有很多手抄本流传,曹雪芹只写到八十回,出版商程伟元和高鹗补了四十回,完成现在的《红楼梦》。

贾宝玉生下来时身上配有一块玉,据说那玉是女娲补天时多出来的一块仙石,“无才补天,幻形入世”,这石头把他的所见所闻全都记在了自己身上,所以取名为“石头记”。宝玉和黛玉仿佛是连体婴,一生是分不开的。是什么将他们连在一起了呢,是泪,黛玉的泪。

每次翻开红楼梦,最喜欢的部分是前面五回,这五回足以让我读一生,因为所有的因缘,所有的故事线都已经在这前五回里预先布局了。尤爱第一回,女娲补天木石前盟两个神话是整部小说的楔子,为塑造贾宝玉的性格和描写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故事,染上了浪漫色彩。

正因为有这段姻缘,黛玉初见宝玉时才有好生奇怪,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的感觉;贾宝玉也觉得这个林妹妹我曾见过的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  

 亲爱的男孩们,如果你遇见爱哭的女孩,记得要好好疼惜她,因为她是为还泪而来。

 捧着手中的“悠”石,仿佛昨日,久别重逢,黛玉还泪,悠还文,谢谢你。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29

 

2013年3月22日星期五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28


                                                      文学。钥匙

整理抽屉的时候,随手一摸,竟摸到了那一串钥匙。蓝色的趴趴熊钥匙圈,套住的是那七扇门的钥匙,思绪就此飘忽,想起我曾经居住过的房子,面海靠山的阳台房子,小悠才一岁。

 
橘红色的墙壁,还有夜间因为近山而常来作客的萤火虫和红色甲虫,是生活中的大自然之友。如今,房子还在那里,却已经不再属于我的,只留下这一串钥匙。

 
开门,关门。开灯,关灯。那一些日子,我就在那一栋房子里重复着这几个动作。手里握住一串钥匙,生活的脚步就在那开关之间摆荡与启航。在门与灯,灯与墙的交替进行曲中,不断重复着生活节奏曲,然而紧闭的也许是一颗小小的心扉。

 
有许多人说拥有多少支钥匙就表示你有多少财物,钥匙能打开的是门,是墙,是灯,却未必能打开心扉。

 
整理抽屉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还留着那房子的钥匙,思虑着是否就此把这串钥匙丢掉,最后决定把它收藏在镜头里,于是我拿出我的新玩具按下快门。在放大镜头底下,我看见熟悉的字体MASTER ROOM3RD ROOM,主人房与书房。为什么要特别为这两间房做上标记呢,那是因为当年离开的时候,我把最重要的回忆都锁在这里了。遗憾的是,经年累月,竟是从来没有回去过。许多身外之物,时间久了,就会渐渐觉得它们并不那么重要。

 
7支小钥匙,能打开七扇门,心门的钥匙要用什么来打开呢?于是我想起我的“文学情结”。文学也能打开门,虽然是无用之用,打开的却是心门。因为,在文学的世界里,在阅读的过程中,你也许会在某个情节里遇见熟悉的人,也可能会跟自己的生命过程擦出火花,文学可能打开的不只是一个人的心扉,它能守候的也不只是一扇门。

 
游走在世界文学中,在徘徊与驻足之间,在深情与凝神之间,文学与我的生命,莞尔相对。在文学的世界里,我学到了最珍贵的宽容。对生命和生活的宽容。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28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27


                          阳台。文学
一生中总会染上莫名的爱好与习惯,喜欢和爱,都是说不出理由的。逛书店是其一,阳台是其二,两个都是情结COMPLEX)。文学当然也是我的情结。

每次只要经过书店,想都没想,一步就踏了进去;开车经过阳台餐厅,也会计划着找个时间到阳台坐坐。书,是永远买不完的;买来的书也是永远都不够地方放的。

每到一个城市,尤其是旅游,逛书店是首选,如果能遇上一家阳台餐厅,就希望能同时在那个城市里买一本书,悠悠地坐在阳台上,让自己融入这个城市的风景里。对我而言,这是旅行的其中一个意义。

曾经在自己的散文《只要一个阳台》里提到莫名的阳台情结BALCONY COMPLEX)。于是,许多朋友便开始帮我留意有阳台的餐厅,也留意有阳台的房子,然后会兴奋地来电话通知我或是相约,才知道原来情结也会传染,就像幸福也会传染。悠悠开心,大家开心,心里满是感恩这些温馨的友情。

有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喜欢阳台,也有人问为什么喜欢文学,虽然无法说出明确的原因,但是被提问的时间长了之后,有一天,恍然大悟起来,原来阳台和文学有个共同点,就是无用之用

阳台是介于有用与无用之间的东西,它的存在并不像门、窗、楼梯等那样总有着千古不变的一定功能,它身份模糊,是土地与天空的翅膀,是屋内与屋外的榫子,无用之用的哲理让它发挥得淋漓尽至。

而文学呢?文学也是无用之用。文学的最终归宿是心灵。心灵跟其他身体部位不一样,它并不显露在外,相反,它隐藏在身体的内部,是一个不容易抵达的隐秘幽深的地带,因而,它是容易被忽略的。文学作品既是作家借文字来传达人类心声的符号。文学,能够守护我们的心灵。

阳台与文学都是无用之用。
悠悠的午后,我喜欢捧着一本书,在阳台餐厅,跟我的文学谈一场恋爱。
文学说尽人间事,对我而言,自己的一生就是文学。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27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26


牛角面包。最早的文学

牛角面包“可颂”CROISSAN,这是我一直很喜欢的面包。新鲜出炉的时候最好吃,吃到嘴里还会喀嚓喀嚓地响。
带小悠去西点面包店的时候,她说今天不要圆形甜甜圈,要牛角。店员补充说牛角里边还能随意加喜欢的馅料,然后我们就兴奋地去买西红柿、黄瓜加上芝士片。吃牛角面包的时候,美丽的河流就流进脑袋

 
从小,我们会在历史课本里读到两条美丽名字的河流,刚开始时你觉得那名字特别难记,可是一旦记起来就终身难忘,“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在这两条河流的中间有一块土地,被称为Mesopotamia,发展出古巴比伦文明,就是我们今天伊朗和伊拉克这一带地区。这里曾经发展出人类最早的文明,而最早在这里进行考古研究的法国人为它取了一个名字叫CROISSAN,中文译为“可颂”。这个字在法文里有两个意思,一个是“新月”,还有一个就是“牛角面包”,所以后来有人将两河流域叫“肥沃新月”,而这块土地就是Mesopotamia文明的起点。

 
世界上最早的文学就产生在两河流域。大约在公元前2000年,古巴比伦人便第一次使用楔形文字创造出《吉尔伽美什》The Epic of Gilgamesh,这是人类最早的一部史诗。

 
史诗《吉尔伽美什》讲述了英雄Gilgamesh一生的传奇故事,全部被刻于12块泥板上,一直被掩埋在漫漫黄沙和土丘之下,到了17世纪才被一些考古学家挖掘出来,后来于1872年由一位英国学者George Smith研究并解读。

 
小悠吃牛角面包听故事,美丽的河流就这样流进了的心里,源远流长。小悠说长大后要陪喜欢文学,喜欢艺术,喜欢历史的悠悠去两河流域散步。

 就这样,小悠也爱上了牛角面包,还有美丽的河流。(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26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25


                       笔记本。如诗的电影

314日的今天,白色情人节。

重看一部很喜欢的电影《恋恋笔记本》(NOTEBOOK),除了白色房子和阳台,当然,还有笔记本。

 
一个没有轰轰烈烈,也没有惊天动地的故事。2004年的电影。可是无论什么时候看,都那么美。故事老套,情节却感人。

 
还有什么叫人难忘的感动呢?

一位神秘的老男人每天都会准时拜访一位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女人。摊开一本褪色的笔记本,风雨无阻地为那位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女人讲述其中记载的故事。虽然,到了第二天,她总是会忘了眼前的他是谁。。。。。。两位年迈的男女主角就这样靠着一本笔记本重新谈恋爱。

 
什么是真爱?

一生至少该有那么一次,为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结果,只求能在彼此最美的年华里相遇......最初到最终。

 
你是否也曾拥有那么一本笔记本或是相册,记录着你的爱。

翻开抽屉,也许就在那里。

 
胡子为什么爱上脸?白云为什么爱上天空?抽屉为什么爱上桌子?屋顶为什么爱上房子?今天为什么爱上昨天?

 
没有原因,也不需要原因。 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25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24


春泥。盘古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这是出自清代诗人龚自珍的名句。从字面来看,花离开了枝体,但它不是无情之物,它落在泥土里成了绿肥,还可以哺育花,更护花


喜欢绿意的朋友在他的办公室摆了好些盆栽。拜访之余,也给盆栽们浇水,无意间看见盆里泥土上凋落的一些枯叶,朋友说那些凋落的叶子会变成花的肥料。龚自珍的名句忽然从脑袋里跳出来,然后连盘古也苏醒了。

盘古是谁,就是神话中那个睡在“大鸡蛋”里,身躯一天长一丈,身长九万里的巨人。过了一万八千年,一天,盘古醒过来了。他睁开眼睛,什么也看不清,就摸起一把大斧头,猛地往横里一劈,就把“大鸡蛋”给劈成了两半。然后,清轻的东西就往上升,变成了天;浑重的就往下沉,变成了地。盘古像一根柱子,一直撑在天地之间。不知道又过了多少万年,天和地再也合不起来,于是他终于累坏而倒下了。

因为他太爱惜自己亲手开辟的天和地,所以当他知道自己快要死的时候,就用自己的身体来丰富它。他把呼出的气化为风和云,把发出的声音化成雷霆。左眼变成太阳,右眼变成月亮,他遍体的肌肉变成大地的泥土,他的血管流成了黄河和长江,所有的骨骼变成了起伏的山脉,毛发变成了丛林、花草、树木和草原。

每次重温这个神话故事都有着莫名的感动,这个故事非常特殊,因为它跟其他古文明的创世纪都非常不同,中国神话中的盘古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美丽的山河,他的肉体虽然解散了,却永远守候着大地,是另一种更高贵的爱的方式。

 小悠听完故事后,忽然张大了双瞳惊异地说:“啊。。。原来我们一直走在盘古的肚子上哦!”童言无忌,虽然她不确定世界上真有没有盘古,却能够感受到盘古对世界的大爱,开始懂得尊重生命。

春天了,最喜欢的三月天。今年没办法在这个季节乘着春天的翅膀飞回武汉,决定留在夏日炎炎的祖国陪伴小悠,因为小悠是永远的春天。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24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23

走出围城。冷暖自知。

很多人知道张爱玲,却不知道黄逸梵,张爱玲的母亲。而张爱玲是李鸿章的曾外孙女。

表面上这对母女压根儿是两种人,爱玲精明务实,逸梵却飘逸浪漫。然而没有黄逸梵就没有张爱玲,那是必然的,但是更必然的原因却不是在血缘上的关系,而是骨子里的那股遗传。

 
黄逸梵身上总有一种梦幻文艺气质。还有或多或少的精神洁癖。她是民国时代女性出走群体之一员,这游走在时代边缘的奇女子,亦中亦西,又非中非西,东方的传统给了她一双小脚,她却用小脚走出传统,走遍天涯。

 
作为张志沂的妻子,接受了新思想的她自然无法容忍丈夫吸食鸦片、嫖妓、娶姨太太,更看不惯他无所作为,最终两人的婚姻破裂。

 
她一天比一天更无法忍受丈夫的浪荡与颓唐,也一天比一天更向往国外的自由与文明。在她所嫁的这个门当户对、诸样般配的丈夫在思想精神上与她是格格不入的。

跟张爱玲的父亲张志沂结婚后,两个人仿佛是站在不同风景里,两棵遥远的树,根深蒂固又没有交集的思想背景,让彼此都觉得疲惫。于是黄逸梵便以监护人的方式陪伴小姑张茂渊一起出国留学,这一次的漂亮转身,有人说也可能是因为爱。之后,她用一生来验证“生活在别处”的哲理。

 
黄逸梵婚姻破裂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她始终掌握主动权。在五四之后的离婚案件里,多以外出读书的男子抛弃原配包办夫人为主,像徐志摩就是之一,但黄逸梵却是主动选择漂亮转身的一个,她是宁可“戴着镣铐”,也要“开心跳舞”的一个不凡女子。

 
她学画画,可谓是画家,也学唱歌,曾经跟徐悲鸿等画家一起办过画展,跟胡适是故交,还在印度做过尼赫鲁的两个姐妹的社交秘书。校园是最爱,特爱学校的空气,一生在校园里的时间非常长,是“学校迷”。她喜欢新文艺,喜欢朝气蓬勃的东西,家境不差的她把分家产分来的一批古董典当成她去校园里寻找理想的资本。她很注重精神生活,钱很重要,可钱只是支持精神生活的后备军,高质量的精神生活,是她一生所追求的。她的金钱观,无疑地也影响了张爱玲。

 
校园空气,永葆青春。黄逸梵这张经典的照片,微卷的洋气发型,淡定的笑容,深邃的眼神,彷如永远不老的一派女学生风情。

 
自由的代价往往是漂泊。不同的价值观选择不同的人生道路,没有绝对的评价与好坏。走出围城,冷暖自知。只要无悔,夫复何求?

 
这世界里每个人都是城堡, 即使城门敞开, 但城墙都还在。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23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22


元宵。幸福月光

都说元宵节是中国情人节,今年的元宵节怎么过?

带小悠去感受挥春的快乐,然后去渔村参加“渔乡琴韵书艺灯会”。

今年的元宵节,小悠体验了很多“第一次”:第一次挥春,第一次抛柑,第一次听古筝,第一次看见许多天灯的夜空,第一次走进原住民的海边村庄,第一次跟大头娃娃握手, 。。。。但却不是第一次陪妈妈过情人节。

 认识这个渔村是因为启东华小。朋友送来一本关于启东华小的精美地方志特辑,于是就一直向往着去拜访这个渔村和小学。我们开车沿着新山东部海岸线一路到KAMPUNG TELUK JAWA,先是经过一条羊肠小径,一路深进去,就仿佛来到世外桃源,这是新山唯一的华人传统渔村,这个百年华人渔村第一次举办庆典广邀公众参与,目的是希望将文化传承。

 
传说曾经有一只神鸟因为迷路降落人间,却被人间的猎人给射死了。天帝知道后因为愤怒而下令天兵于正月十五日到人间放火烧人类作为惩罚。但是天帝有个善良的女儿却把消息告诉人们,于是有一个聪明的老人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在这一天家家户户挂起灯笼,点燃爆竹,放烟火,让人间一片红光,天帝以为人们已经被烧。就这样人们保住了性命。后来人们就在这一天以这样的方式来庆祝和纪念这个日子。人们还喜欢把愿望写在纸灯上,点燃后飘飞天空,把祈福和祝愿告诉天帝,希望国泰民安。

 
活动结束后回到家却发现住宅区都停电了。停电的夜晚,却意外地发现月光分外明亮,整个天空仿佛是晨曦而不是深夜。十五的月亮,地球上数不清有多少人在庆祝元宵节,但是这样一种社区同欢庆却是马来西亚华人传统独有的方式,绵远流长,多少感动尽在其中。有人说:有海水的地方就有华人。古月照今城,古时候的月光一直照到今天,试问还有多少文化传统能够一直保留到今天?

 一样的月光,不一样的是时间和空间。人生难免有悲伤,有圆缺,但是不管走到世界的哪一个角落都有温暖的月光陪伴你,只要有月光,就有温暖的人间,幸福元宵,幸福人间。

 抬起头,我看见孔明天灯还在天空飘飞。。。。。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22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21


龟兔赛跑。手表

我常想,做我的手表大概是不快乐的。

 

很长时间我忘记了戴表的习惯,甚至总是把表扔在不知哪个角落。但是朋友约我喝茶的时候,总需要了解一下时分的交替。看看时间,是必要的;不迟到,也是必要的。

 小悠开始上学之后,外婆为了让她懂得分配时间和作息,为家里的墙壁添置了每隔一小时就会有音乐的时钟,目的是用来提醒她,听见音乐就知道是几点钟,渐渐地,乐曲的顺序小悠近乎会背了。这样一个时钟,刚开始到我们家的时候真是耳朵的累赘,半夜凌晨也不曾罢工。但时日久了,对于音乐也渐渐麻木,因为已经习惯了。每个人身体里不就有个“生理时钟”吗?其实生理时钟说穿了不就是一个“习惯”。几点该起床,几点吃饭,几点睡觉,不知不觉都被身体里的时钟控制了。

 从小我们就被教育认识时钟和时间,认识分秒,然后我们在不经意的情况下认识了成语“分秒必争”的道理。伊索寓言里那个“龟兔赛跑”的故事,用了最简单的方法告诉白纸般的小孩时间的重要。于是我想,我们不都是这样长大的吗?听着“龟兔赛跑”的故事,渐渐地,我们就分不清楚自己是主人,还是时间是主人。。。。。是谁说,走累了不可以在大树下小休一会儿?看见蔚蓝的天空和朵朵白云,难道还要记得一小时等于六十分钟?

 
我常想,做我的手表大概是不快乐的。很长时间,我不再给我的闹钟上响铃的发条,很长时间,我只是为了搭配服装戴上喜欢的手表。我仍然喜欢在天气好的时候,出外去探探清风和白云,雨后赏赏花间留下的雨滴,习惯提醒自己把脚步放慢,我觉得这样子蛮好,不跟太阳和白兔赛跑。偶尔再回到童年喜欢阅读的寓言故事,如古希腊的《伊索寓言》(AESOP’S FABLES)

 
生活,其实看似跟时间密不可分,事实上,也有许多事情,跟时间无关,譬如思念,譬如乡愁,譬如快乐和哀伤,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就像停下脚步,看看身边的风景,听听耳边的清风,不需要手表,不需要分针和秒针, 做时间的主人。

 所以我说,做我的手表大概是不快乐的,即使偶尔戴着它,却还是忘记它的存在。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21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20


PLATOMY BETTER HALF.IS IT “U” ?

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Plato)有一篇对话叫做《会饮篇》,这是非常著名的一篇哲学文艺对话。会饮,就是大家一块儿喝酒,然后说话,一块儿聊天。《会饮篇》里面很多人就在讨论。讨论什么呢?讨论什么是爱?”。

 
各种各样的人一起来讨论,包括雅典当时非常著名的剧作家和哲学家。然后有一个人物就出来说了一段寓言,他说:“从前,人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而是非常厉害的,人长着两个头,长着不是四肢,而是八肢,不但力大无穷,而且有着非凡的能力,因此“人”非常傲慢,而神也觉得如此之能力超群的“人”,影响到了自己,所以最后干脆想了一个办法,把人一劈为二,那么人就变成了只有一半了,这样,“人”对于神的威胁也就少了,而人一劈为半之后,他总觉得自己是不完整的,自己总是要不停地要寻找自己的另一半,所以今天西方人要讨好自己的另一半的时候,总说“My Better Half. 还不光说那是我的Half,而是我的Better Half,那个比我更好的另一半,这种说法就是来源于柏拉图《文艺对话集》里的这样一些对话。

 《会饮篇》是柏拉图最重要的对话之一。它集中表达了柏拉图的爱情观,流传广泛,影响深远。然而,越大众化就越有被误读的危险。柏拉图的爱情观自文艺复兴时就已被简化为“柏拉图式爱情”———精神恋爱的代名词。

也曾半夜独坐飘摇的天地,抚着胸口,把你的名字念过千遍。那更好的另一半,会是谁?

大悠加小悠,小悠加大悠,一半加一半。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20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19


必须的爱。偶然的

一生中,你会遇见多少爱?

萨特(Jean-Paul Sartre19051980)和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19081986 20世纪法国最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和大作家。

他们两人的名字一个被喻为“存在主义文学之父”,一个为“存在主义文学之母”。二人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更是人们谈论的焦点。其中最有争议、也最有独创性的就是二人“终生生活在一起,不结婚”。然而,尽管如此,他们是恋人、是朋友、也是战友。

Beauvoir
遇见Sartre那一年她才二十岁,Sartre比她大三岁,尽管Sartre外表可谓其貌不扬,两人却是一见钟情。于是他们开始热恋,而且还很谈得来,朋友、书籍、生活、前途……散步和漫谈,他们的恋爱是思想上的共振,以及感觉上的共鸣,是“谈”出来的。


 
后来有一天,Sartre突发奇想,建议两个人共签一份超越世俗的协议契约式的爱情合同。约定在保持彼此感情的同时,保证双方在感情和生理方面享有充分的自由。这是二十世纪“爱情合约“的创始。


尽管Sartre的身边总是有各种各样崇拜他的女性,Beauvoir说她是Sartre必须的爱,她与其他人不一样,其他人只不过是Sartre偶然的爱

不可思议也不敢苟同的传奇人生与传奇爱情。在爱情的过程当中,他们更爱自由,于是他们各自给了自已自由的理由,去邂逅一次又一次那所谓的偶然的爱 在爱情的道路上并没有所谓的分手,但也没有所谓的约束。但是,一直到生命的终点时,他们还是合葬在一起了。也许这样,对他们而言,生命和爱情才不会有所遗憾吧。

 
SartreBeauvoir毕竟是超前卫的思想家。亲爱的你,生命过程中要如何去衡量那所谓“必须的爱”和“偶然的爱”呢?浮云流水,凡夫俗子如你我。。。。爱情,是什么?那“必须的爱”你珍惜了吗?那“偶然的爱”又是不是一种“爱情致命伤”?                      

 
真爱,不变。不管在哪一个角落,不管明天有没有阳光。好好珍惜那“必须的爱”,尽管也许不够甜蜜,尽管也许偶尔也会吵架,尽管偶尔也会难过,尽管偶尔也会不满意。一直记得学长说的那句珍贵的话:“不完美也是完美”。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19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18


彩虹。遇见爱丽丝

         情人节的今天,祝福大家都遇见生命中的彩虹。

从来没有遇见什么人是不喜欢彩虹的,记忆中一生看见彩虹的次数不多,但是却也数不清到底有多少次,唯一记得的是每一次看见彩虹都会情不自禁地惊叫起来。几年前,和朋友开车北上,在南北大道上的傍晚,一场雨过后,眼前忽然出现一道彩虹,坐在左边的我兴奋地惊叫起来,完全跟第一次在大海上看见飞鱼的惊异没有两样。朋友说,以后要在南北大道上开车,最好选择雨后的傍晚,这样,跟彩虹相遇的几率会比较高,还可以听见童心欢颜。

小悠对彩虹的认识是从绘画和彩笔开始的,那时候教小小年纪的她在白纸上的天空绘上彩虹,告诉她要用七种颜色,就这样知道了世界上有一种自然现象叫“彩虹”。直到有一天,我第一次自己开车走在南北大道上,小悠也在左边陪伴,漫长的路途,我们正唱着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我开着车,忽然之间,拱门型的彩虹就在前方,我们都兴奋地惊叫起来,慢慢从其下穿过,却发现怎么也穿不过,在眼前,也在天边。写到这一段的时候,小悠就在身边,我问她记不记得第一次看见彩虹,她竟也描述了那一段南北大道的经历。我相信那是小悠最美的彩虹记忆。那时她才4岁半。

 
彩虹在圣经中是神与NOAH(诺亚)立约的记号。根据旧约的记载,当上帝以洪水毁灭邪恶的人类后,曾跟NOAH约定:“彩虹是我跟世界立约的记号,我应许你们,不再悠洪水毁灭大地……。”虽然不是基督徒,这段文字却带给我很大的触动,说明了彩虹正是希望的象征,也是上帝对人类的承诺。

 
在古希腊神话中,IRIS(爱丽丝)是彩虹女神。古希腊人认为,彩虹是连接天和地的桥梁,所以IRIS就被认为是神和人的中介者,她负责将人的祈求、幸福、悲哀、怨怒、祝福传递给神;同时,她亦将神的旨意传递给人,所以IRIS也被认为是神音的传递者。

我常想,彩虹也应是我跟自己立约的记号,应许自己即使在生命的阴天,也要努力做一个开朗向阳的人。

情人节的今天,祝愿大家遇见生命中的彩虹,希望永远在。
小悠,就是我的彩虹。祝大家幸福快乐。(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