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5日星期三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36


蝴蝶。梦

常常想写一点小文章来记述我的梦,可是天天睡觉,不一定天天有梦,有时一夜醒来,杂碎模糊,也记不清多少。

文学作品中跟梦扯上关系的极多,朋友常说我是个爱做梦的人,像我这样的人可能长期活在梦中,有一天梦醒的时候可能会是残酷的。说这些话的朋友,我能感受他们的关怀与忧心,但是我所坚持与执意的却并非他们所谓的梦。

梦想和梦其实是不一样的,梦想如果落实去努力就是理想,活一场为理想而努力的人生,是积极的,也是美丽的。

我爱做梦,我为文学而努力,因为文学所表达的是许多人的生命情态,也是许多人的梦。庄子多梦,也爱做梦。庄子的《齐物论》中就提到庄周做梦变成蝴蝶,在花丛中恣意地飞舞。当他忽然醒过来,确实了自己就是庄周的身份时,他开始感到很迷惑:到底是庄周变成蝴蝶?还是蝴蝶变成庄周?

有人说:“庄周梦为蝴蝶,庄周之幸也;蝴蝶梦为庄周,蝴蝶之不幸也。”其实这是不符合庄子所要传达的《齐物论》思想的。蝴蝶与庄周,熟幸熟不幸,是没有定论的。重要的是,万物都平等,是庄周还是蝴蝶,是梦还是醒,都只在一念之间而已。身为任何一物的时候且当珍惜,谁又知道谁是梦,谁是醒呢?

傍晚陪小悠在庭院里跳绳,忽然看见一只美丽的蝴蝶就安静地栖息在树叶上,拿出心爱的相机,在蝴蝶还没醒来之前收进快门里,然后告诉小悠也许我们本是蝴蝶,小悠和我都相视而笑了起来。小悠与蝴蝶,蝴蝶与小悠,都是幸福的,也都是天地万物的平等存在体。感恩生命的可贵,感谢我们都能做自己的梦。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每一个生命都美,都是独一无二的,只要努力活出自己。

                                                                                     (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36)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