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6日星期一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 39


迷宫。克里特岛
MAZE, Let’s start from here。迷宫一样的未来,走着走着就来到转角,转一个弯会遇谁,下一个转角会是什么季节。

人生的迷宫起源于何时?宫不迷人,人自迷。

据说世界上最早的迷宫建在爱琴海的克里特岛(Crete)

在古希腊神话故事里有这样一个故事:克里特岛有一座可怕的迷宫,这座迷宫用来囚禁米诺斯(Minos)的儿子,半人半牛怪物米诺陶洛斯Minotaur)。

克里特岛(Crete)位于地中海北部,是希腊最大的岛屿,它是古希腊神话的发源地,过去是希腊文化、西洋文明的摇篮,现在则是有名的地中海度假地。是人类历史上与亚特兰蒂斯(Island of Atlas)庞贝古城( Pompeii )一样突然消失的文明,更是后来科学时代被现实证明的神话

众神之父宙斯(Zeus)把欧罗巴公主(Europa)拐骗到克里特岛。欧罗巴公主在那里生下了一个孩子米诺斯(Minos),长大后的米诺斯也跟母亲一样很喜欢公牛,并且还成了克里特岛的国王。后来在一次祭典上,他没有把海神波塞冬Poseidon从海里送来的一头矫健的白色公牛杀掉献祭,而是将那头牛豢养起来,因而得罪了海神波塞冬。(备注:“欧洲”的英语“Europe”之名由故事中的欧罗巴公主而来)

海神Poseidon认为Minos不服从他,于是就施展魔法让Minos的妻子帕西法厄Patroclus)爱上那头豢养的公牛。Patroclus后来生下了半人半牛的怪物米诺陶洛斯(Minotaur),这个半人半牛的怪物不吃其他食物,只吃人肉。国王为了遮丑,便请了一位来自雅典的著名建筑师心灵手巧的工匠代达罗斯(Daedalus负责设计修建了一座规模宏大、结构复杂的双斧宫殿,然后把这个半人半牛的怪物藏在了深宫之中。

古希腊神话中的迷宫早已经被人遗忘,1900年至1935年,英国考古学家亚瑟•埃文斯(Sir Arthur John Evans1851年— 1941)在神话线索的指引下,将这座迷宫挖掘了出来,在克里特岛发掘出克诺索斯王宫遗址(The Palace of Minos at Knossos),被誉为20世纪考古学最伟大的成就之一。他提出米诺斯文明(Minoan civilization)的概念,并证明了米诺斯文明是古希腊历史和爱琴文明的源头。在那巨大的废墟面前,人们不由得发出惊叹:在神话那荒诞不经的故事里,原来藏着人类远古生活的真实现象。

迷宫一样的未来,是我遇见迷宫,还是迷宫遇见了我。MAZE, Let’s start from hereI don’t care where we go. “人生迷宫”还是“迷宫人生”又有谁知道。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2013.39)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38


蒙上眼睛。法律与正义

 

古希腊神话中,关于一场雅典娜的审判是西方“法”及“法庭”的起源。

俄瑞斯泰斯(orestes)的父亲被俄瑞斯泰斯的母亲谋害,俄瑞斯泰斯奉神谕用剑杀死了母亲,于是复仇女神指控俄瑞斯泰有罪。阿波罗神为俄瑞斯泰斯辩护。雅典娜智慧女神作为主审法官主持了这次审判。

在法庭上,orestes承认他杀了他的亲身母亲,复仇女神指控说orestes是有罪的。为俄瑞斯泰斯辩护的阿波罗神却说orestes是无罪的,因为他的母亲谋害了自己的丈夫,orestes只是奉神谕行事,他杀的不是母亲,所以无罪。法庭辩论结束后,雅典娜女神没有判定俄瑞斯泰斯有罪还是无罪,她让在座的法官们投出自己的一票。结果,认为有罪的和认为无罪的票数相等。最后,雅典娜智慧女神开始投出了她自己关键的一票了。

她说了一段话,她的话诠释了西方关于的意义。 她说:人不是万能的上帝,不能全知全识,所以人类制定的法律就会有时候出现悖论。俄瑞斯泰斯杀了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母亲,他违反了自然正义,他有罪。 但是俄瑞斯泰斯奉神谕处死了谋害丈夫的妻子,他维护了社会正义,所以他无罪。

自然正义社会正义在法律面前产生了悖论,俄瑞斯泰斯应该是有罪还是无罪? 雅典娜女神最后说了一句影响深远的话:悖论面前,要宽容。她宽容的是什么? 雅典娜智慧女神投出了俄瑞斯泰斯无罪一票。 宽容倒向了维护社会的正义和秩序。

引用这个神话中关于正义的定义:维护血缘亲情的是自然正义,是人与人之间的伦理关系, 忘掉血缘关系维护社会秩序正义的就是社会正义,就是社会的法律。 雅典娜的审判告诉我们:法要维护两种正义,但当这两种正义悖论时,要被维护的就是社会的正义和秩序。西方的法庭大多源于雅典娜的审判。

在人类社会中,有很多时候,法律和伦理是有冲突性的。法律表面是公正的,但是有时候会跟伦理发生冲突。

神话的意义永远是在传达一种伦理意义。虽然社会上有法律条文,但关键是法律条文所规定的状况是有限的,它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风俗伦理问题和道德问题。                      (悠悠文学。文学悠悠  2013.38)